广西快三平台

「不方便,我師父不希望有人知道。」潘正嶽有點不耐煩的看著奎東龍,問:「還要繼續打嗎?」

教室裡頭的館員各種年齡層都有,不只是小孩、女孩,還有幾個人的年紀看起來起碼當祖父母了。身高超過一百八十幾公分的女教練站在最前頭,拍掌要所有人集合在前頭。

潘正嶽跟著她往接待室的地方走,轉過一個彎,旁邊是一大片玻璃,裡頭有好多穿著白色道館制服的人正在做暖身體操。

「我……」孔諾正要回話,一旁的奎東龍伸出手掌阻止他繼續說話。

「阿諾,你忘了,幾年前你們見過面,在武鬥館的外頭,在東海大學裡頭也見過一次。」

面對奎東龍突如其來的態度變化,潘正嶽並沒有嚇到或是情緒起伏,表情一直沒有改變:「第一,我會得第一名,第二,所有的獎金全部由你拿走,我不需要錢。」

奎東龍正要喝阻幾個弟子,沒想到潘正嶽平靜的說出一句話:「如果我沒有在十招內打敗你,我輸給你五千萬,現金。」

「再來!」孔諾漲紅著臉,握拳,雙臂後拉,體內的七煞絕勁拚命往上直推,這是拚命的地步了。

「如果你可以在十招內打敗我,我就辭去教練。」孔諾突然說。

「潘先生好快的速度。」孔諾沒有繼續追擊,反倒是停下來面對著潘正嶽。

但潘正嶽卻用連奎東龍也看不透的身法破了身外化身和七煞焚天!

「第四招!」十公尺外,潘正嶽好整以暇的看著孔諾,好像剛剛的事情與他無關,那恐怖的一招攻擊的是別人。

奎東龍好笑的看著他,這小子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居然敢這麼說?

孔諾沉默的看著潘正嶽離去的方向,沒有說話。

「你好。」潘正嶽站起來向他問好。

「師父,這位先生……」身為大師兄的孔諾可不像其他人那麼魯莽,見一旁苦笑的奎東龍又不說話,他只好開口問清楚情況。

不只是幾個弟子,連孔諾和奎東龍都微微震懾於潘正嶽的大手筆,如果他真有五千萬,這也印證了剛剛說的話,贏了比賽後獎金都給道館。

一個小時後,七煞掌奎東龍打開接待室的門走進來,見到潘正嶽時,他一愣,神情有點古怪。

「來吧,你先來看看我們練習的情況。」奎東龍站起來,要潘正嶽跟他走。

虎牙走到前頭瞪著他,等著孔諾當裁判。

孔諾說要自己下場,一群人自然大聲喧囂,不肯服輸。

「好!」孔諾身體原地消失,一躍來到潘正嶽頭頂,疾厲的雙爪扣往臉和後腦,速度起碼比剛剛快了三倍。

沒想到這一次是潘正嶽先出手,他左腳才跨出一步,身體就消失在原地。

呵呵笑了兩聲,奎東龍突然嚴肅的看著潘正嶽,沉聲說:「你知道有多少人在等這個名額嗎?你憑什麼可以取得這唯一的名額?」

奎東龍這下子耐不住了,他想走過去問潘正嶽的師承,但才起步就又想到現在正在比武。

奎東龍揚眉看了他一眼,笑笑沒有多說什麼,這個世界上總是有很多的事情,不是每一件事都需要瞭解,今天會來找他自然有個說法。

奎東龍把這話當成了「我師父是世外高人」的意思,只好無奈的點點頭,不死心的繼續問:「你可以告訴我這個武功的名字嗎?」

孔諾面對潘正嶽,微笑的對他說:「剛剛師父說,如果你要爭取資格的話,起碼要先與我們的學員比一場,如何?」

「我叫潘正嶽,幾年前我們見過幾次面。」潘正嶽沒有隱瞞奎東龍,直接報了身份。

從剛剛潘正嶽的表現可以知道,他不僅速度很快,而且勁道十分強,能夠連續躲過三式七煞掌,足以讓所有在場的弟子大吃一驚。

「這個武館有一千多個學生,其中有資格接受推薦的人都在這裡。」

這裡沒有一個是武學外行人,他們都知道要用手掌平整的推入水泥牆有多困難,更不用說是「無聲無息」的推進去,這不是武術,而是魔法了。

「請問你是……」奎東龍對眼前的年輕人有一點印象,不過當年畢竟只見過幾面,加上多年未見,潘正嶽模樣也變了,因此無法確定他是誰。

帥龍和阿山平時和小東感情最好,兩人讓小東躺平在地上,奎東龍走過來又看了一下,確定沒問題,按住他的胸口,輸入一道精純的內氣,幾分鐘後小東就醒了過來。

兩人身體才剛退開,中間馬上閃過一個白影,那是潘正嶽的推掌。

沒想到小東的右腳才剛出去,潘正嶽卻往前走了兩步,這兩步的速度和時機正好拉開兩人距離,小東這一招登時劃了個空。

所有人停止說話,都看著孔諾。

潘正嶽看了一會兒後,轉身跟著櫃檯小姐走到接待室裡,小姐為他端來一杯茶就離開。

奎東龍嘆了口氣,輕聲說:「讓小東和他打一場,不要傷了他。」

但是,一個人有優點,就一定有缺點,拉卡大叔的缺點就在於,他實在太過於相信朋友了,在平常時這可能是個優點,但如果信錯朋友,這就絕對是個缺點,最佳的例子就是飛鷹傭兵團團長伍德了。

是個到目前為止只出現短暫幾章的角色。

所以,別看他外表一副粗人樣,其實拉卡大叔也是個會動腦筋的聰明人,而且也很冷靜,當然他也是個相當重義氣的人。

男子非常有魄力的喊著,「住手!你必需盡快醫治。」

那個在雪地中,從絕望中拯救我的人。

父母去世之後,我帶著妹妹四處流浪,經過一個又一個地方。就在某一天早晨,我看到了父母,沒錯,他們微笑著,看著我和妹妹,「父親……母親……」

就在這時,我聽到雪地中,有腳步聲往這邊過來。我警戒的看著,看著穿著黑色長袍,一頭金色長髮、黑色眼眸的男子走過來。他的後面是一隊軍隊。

沒錯,當時的我及斐比妮絲近乎是垂死狀態,因逃亡到人類的國家,反而被人類四處追殺,因吃不好、睡不好加上身上的傷口,我們已經無力再支撐下去。

因為卡靈已經決定要接受星官的制裁與凌辱……

泰瑞仁將皮鞭丟到一旁,抽起詭笑:「呵呵呵,不錯,有骨氣,押下去!其他人給我搜!把她兒子給我找出來!」士兵上前扣押住卡靈,抓著她脖子上的鍊條。

星官們齊聲一喝,紛紛往門外雲湧而出。卡靈在兩位星官押扣下,不斷發抖,冒著冷汗。

村長嘆氣道:「這樣下去,可能會死的,你們往貝爾村的貝雷高中走吧。」村長回頭看著杜琦說:「而且你們暫且也不能分開。」森迪、莫格和杜琦同時都是驚訝的眼光。村長撓撓頭,看著地板自言自語:「就把那個女人救出來吧?」

森迪兩人滿頭包倒在地上,他們臉腫的像被蜂叮的一樣,旁人看的都不敢出聲。杜琦冷眼旁觀,對著村長細聲說:「那姨丈就麻煩您了。」

卡靈點頭道:「我已經答應星官,而且當時也只能這麼做,才有機會讓他們逃走。」卡靈命令野豬轉身,此時她的秀髮飄散空中,大家的心好像也跟著飄散了,每個人的眼睛看起來都很渙散,卡靈說:「我得先回去等星官他們,謝謝你們長期以來的照顧與掩護,我不能再拖累大家了,請你們別跟來……別過來看我丟臉。」

陽光普照著大地,光輝動漾。杜琦望著黃金天蛇冷酷的雙眼,牠那堅強的眼眶彷彿就跟杜琦自己的雙眼一樣淒美……

卡靈被押在船上,隨著幽幽的海風,眼淚不知不覺滑落下來,卡靈對著自己的內心默默哭訴:兒子對不起,已經再也等不到你回來了……

「不要忘記我們的……拉爾村啊!」村長和所有人齊聲高呼,許多人喊到沙啞,山中的鳥兒被嚇地紛飛,群鳥們往森迪他們頭上飛翔而過。

森迪不敢面對眾人,緩緩停下啜泣的哭臉,拭去抑不住的淚水,轉頭咬著誇張的微笑看著大家,他那不斷扭曲的嘴角紛紛不斷往上揚。

泰瑞仁親手將抗星鐐用力扣在卡靈身上,以虎口抓著卡靈柔軟的下巴道:「臭女人,昨天還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我,說……」學起當時卡靈的樣子,裝女聲:「拜託,星官大人,再給我一天的時間好不好,我明天絕對會乖乖出現在你面前。」泰瑞仁轉回怒火中燒的表情,咆哮:「結果呢?你今天竟然完全變一個樣了!我昨天果然不應該下手這麼輕……」

卡靈忍著堪痛,咬牙切齒,嘴角都是鮮血,吟道:「你就打死我好了……」

森迪驀然回首,往高處一望,看見村長家附近站滿了村民,其中幾個人拿著布巾痛哭流涕。

杜琦沒有點頭答應,只冷冷說:「那我就先離開了,給你們添麻煩了。」

森迪看見母親從村長旁邊鑽出來,她高立在巨大的野豬上,向森迪這邊漾著向日葵綻放般的笑容,帶著一點喘氣的樣子,似乎有些疲憊。

卡靈幾乎快氣絕,哀聲:「反正……我既然答應讓你們押回去,也表示我這條命……早就不要了……」

泰瑞仁搖搖頭,噘著嘴:「我昨晚回去調查過,也問過貝爾村村長,連村人們也都指出你有一個名叫森迪的兒子,我相信在我們這種船艦包圍法之下,他絕對不可能逃出去的。」泰瑞仁對著所有星官下令:「給我把他找出來!他一定還在這座島上!」

所有村人攜家帶眷前來目送森迪和莫格最後一程,現場一片喧闐,聲音大得震天:「不要忘記我們啊!」,「一定要回來啊。」

卡靈翹著二郎腿坐在椅子上,不滿的眼光看著星官道:「我這不就好好的在這嗎?非得拆了我家不可?」

當時村長一度反抗,卻被星官政府研究出來的強大枷鎖給束縛。村長脖子被套上一種專門制伏星能者用的鐐銬,這種刑具被稱為「抗星鐐」,可以封鎖受刑人的星能流動,使其無法施展法術。當時殘留在村長脖子上的擦傷痕跡就是這樣子留下來的,可見星官下手之狠。

莫格看見森迪已經揚長而去,趕緊跟上:「等我啊!」

卡靈回到家裡沒多久,赫然十幾位星官圍上來將家門踹倒,其中有一位最魁梧的星官,身高近約一百九十公分,他頭盔上和肩膀上都有一顆星的圖案,很明顯是一星級星官長,也就是當晚在村長面前強行進屋搜索的那一位星官,他聲音粗魯而且有著野獸般的力量,以厚實的嗓門狂吼:「答應給你一天的緩期已經到了,還不乖乖出來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