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体育馆要票吗

「神天!你可以動了?」多力一直腦波內解讀!

啥!你有病毒嗎?這下可糟糕了,這非是自己專業領域自個領域是把妹看看小書手指頭還做些無聊動作!(反正就是色胚的意思…)

「找阿銘?啥!你還要我再走一趟飄洋過海的回到明德學校啊,你知道我來回須花費多少時間,要不!我們可以在此找一下麥克他人啊?他也是怪傑之一大家可以省些時間只要ON…」

好!啥事都解決我是人也得吃喝拉撒事,我來幫忙排解吧!神天是問道,「那麼如何解決呢?我去找西理博士他嗎!」

是嗎?難得神天會說謝字,之前一付老太爺姿態!今天終於知道多力的須要,但是多力給個漏氣:「神天!不用多謝,本來就是給予醫療之用!我只是盡力,還有你居然放著生死符不用,只用瞬間挪移方式給回來!這太危險,要是有超能者前頭攔阻那麼你就非死不可!」

「嗯。」

等著老虎幫的餘孽動手?

不管是殺手還是出錢買命者都不喜歡自己曝光,難怪黑暗之刃提供魔網下單的服務,大廳的記念品販賣處最暢銷的產品是全罩式披風跟記念面具。

大老虎從來沒這麼希望手中的電子儀器是故障的不良品,其實螢幕上的小綠點是螢幕故障的亮點。

「還在的人出聲!」

沒反應。

黑暗之刃完全不受南區混亂的影響。事實上在混亂初起時曾經有過不長眼的白痴將主意打到黑暗之刃頭上,不過當黑暗之刃在門前立起幾個木椿,把搶匪釘在椿上就沒人敢再進入黑暗之刃鬧事。

不管是支配空間的超強魔法師,還是移動百米不到半秒的高手都是老虎幫惹不起的強者。

第三天早上張世映把二十一張盾牌交給賽巴斯.將。多的一張是枚較為巧小的盾牌,張世映在上頭畫了紅得莫名奇妙的無嘴貓。

大老虎猜測「兔子」很可能是躲在小巷中的掩體中,也有可能是暗門,如果是暗門就麻煩了。

大老虎問:「英雄……你不會找小人物的麻煩吧?」

黑暗之刃的殺手那時候變得這麼重要?

「大老虎,這裡是小虎六號,兔子沒出現!Over。」

很不幸小老虎十號也沒反應。

超快速移動?對方是超強的武者!

看見紫茗的窘迫,陸蘭體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看著郝壬問:「壬,這個問題讓我回答,可以嗎?」

只是,郝壬直覺的認為,有些事情正要發生,在他所知道的世界之外。

陸蘭將頭靠了過來,瀏海下是一雙散發著溫潤光澤的眼睛。

但即使如此,郝壬還是對主要由西方人組成的魔法師群中,出現絮寧這件事感到不解,為什麼明明就是出生在台灣的女孩,會加入魔法師公會呢?

陸蘭解釋:「畢竟,以他們的作戰方式而言,千靈在西方人眼中等同是一種武器。魔法師由於本身能力較差,通常得在身邊帶著一兩隻作為提升能力的千靈才行,有些是以魔導器方式存在,有些卻是以召喚獸方式。相較於中國武者是將千靈當成作戰夥伴,名之為『御靈』,魔法師對千靈的依賴性更高,所以公會內蒐集的千靈數量與等級,可以說是左右了整個公會的戰力。」

陸蘭平靜地接了下去:「想想看,一個會『隕石術』或是『豪火球術』的魔法師身上,就等於帶著無數顆完全不佔空間的攜帶型飛彈,如果有一隊這樣的人,那麼要毀掉一個城市根本就不是什麼難事,這是武術所做不到的,決定性的輸出能力……」

陸蘭頓了頓,輕輕將紫茗的小手握住。

「啊,嗯……」訝於氣氛的異樣,郝壬有點不知所措的回答,魔法師公會這個名詞,似乎比他想像的還要來得複雜。

怎麼說呢?上次在天台上邂逅時,絮寧就是側坐在魔法杖上飛來的,雖然那時她因為被自己看到內褲,搞得飛起來超級失敗,最後還墜機將原本的木製魔法杖摔了個粉碎,從那時開始,郝壬就知道她有著奇特的魔法能力。

在一陣沉默後,陸蘭終於彷彿下定了什麼決心般,堅定地抬起頭來。

啊?不急吧!訝於陸蘭的急於離去,郝壬有點錯愕地看了看紫茗,卻發現有著藍色眼眸的女孩對他使了個意義不明的眼色。

「那是一個太長的故事了……」紫茗搖了搖頭:「不說了,以後我再告訴你吧……現在,我們該走了,哥在等我們呢!」

郝壬皺了皺眉問:「不方便處理的事情?」

「黯瞳……」郝壬重複了一次,腦海中猛地閃過一個紅色的眼瞳圖案,他隱約覺得自己好像在哪看過那個血瞳,會是一樣的東西嗎?

「對!」郝壬馬上回答,果然沒錯,時空龍是千靈!那綁架櫻的組織不就是……

說著,紫茗笑了起來,拉起了郝壬的手,兩人一起朝門外走去。

陸蘭有著什麼樣的傷深埋在心裡,那一刻,郝壬幾乎是馬上確定了。

「謝謝妳,紫茗,沒什麼,我沒事。」

而我停下腳步說:「我會輸.....就這麼簡單!」

才一下子的時間,影武者出現在我面前:「主人...請吩咐!」

「誰??」

米羅娜微笑說:「是嗎??我相信妳會跟我說的吧~嗯?」

我冷淡的說:「看什麼...」

「妳煩不煩啊...」回答席琳的話後~我就把背包放在背上,然後看了一下小公主,剛好她的眼神也正好跟我的眼神對上了。

士兵乙話一說完,剩下來的兵就往我的方向衝來,我不慌不忙的閃到一旁去。

一個漂亮的女孩子站在門口,怯生生的說:「您...您好...請問易天寒同學是住這嗎?」

「真的嗎...」小公主哭的淚眼汪汪,實在很惹人憐愛。

黑影回答說是之後,馬上往士兵的方向飛過去,然而聽到"唰唰"聲後,那些在我前方的大部分士兵都倒在地上。

姊姊轉身去開門:「要找誰?」

侍衛長慌張的說:「是..是的!!屬下馬上就叫眾人準備出發~」

另一方面..天寒家..

米羅娜牽著小公主的手,慢慢的走到大家聚餐的地方坐下,然後就叫大家開動了。

註一(武裝魔法師):關於這點...作者我只能簡單的說明....像是武士的話...如果他想學魔法的話...就會轉職變成魔武士...來彌補天生對遠距離的缺陷,相對的魔法師也一樣,總不能讓敵人在近距離的時候很吃香,所以有些魔法師就利用一些時間...來練習近距離武器。但是由於魔法師天生體質關係,根本沒辦法達成這個要求...所以在這個世界上...武裝魔法師可以說是一個實力恐怖又稀有的職業。

待續...

米羅娜微笑著說:「其實真正的委託人是國王殿下哦~」

說完我開始身形一直閃躲士兵的攻擊,趁空檔的時候,我對空劃了五芒星陣來招換影武者。

不過..話又說話來了,一大排的馬車隊在路上不會被人襲擊嗎??所以我把這個疑問丟給米羅娜,當然按照慣例我還是用冰冷的口氣在說話,但是我得到的答案是米羅娜的笑而不答,不過有一個半精靈女弓箭手的答案就不一樣了。

看到那些士兵害怕的樣子,在我心靈深處慢慢的浮現一股狂暴的感覺,不行!我要忍住!!不然的話,不要說是去戰狼大陸了,就連回去的命都沒有了。

士兵們看到我的武器後,便開始在害怕了:「那把是啥怪東西啊,讓人感覺到很可怕的感覺....不行了!我不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