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博棋牌最新版本下载

正當我在想他們在龍壇上在幹什麼時,母後把我擁在懷里,我的頭枕住母後的咪咪,軟軟的,香香的“乖醉兒,你怪母後嗎,沒能使你像你皇兄們一樣每年過一個熱熱鬧鬧的生日。”

當我偷偷把我的發現告訴母後時,母後再和情姨一說,我就成為情姨玉口中的小色狼,沒辦法,我對情姨是又愛又怕,我可以對著母後撒嬌,可盡量不敢在情姨面前撒,惹的母後只要把我送給情姨算了。

“好好,母後也不離開醉兒好了吧。”

看到我的糗樣,母後不禁可惡的笑出來,還有止不住的趨勢,要是雯雯,我一定吸住她的小嘴,看她還笑的出來。

我叫傾城醉,是亞瑟帝國的三王子,不過令我奇怪的是,為什麼我不是和哥哥妹妹們一樣有著父皇的姓---安基斯,而是隨著母後的姓---傾城,雖然我和他們不一樣,但是我很快樂,我也沒有為姓氏的事情煩惱過,因為我喜歡傾城這個姓啊,就像母後一樣,傾城傾國,比那個什麼斯好聽多了。

“母後,我……我……我……”我了半天也沒我出來。

“好了,這次饒了你,就當是給你的生日禮物好了,再有下次,看我不敲破你的頭,我們快走吧。”

皇兄的成人禮會很盛大,整個艾托尼亞將會狂歡一天,以慶祝王子成人,帝國也會大赦以示皇恩。龍翔宮的人都行動起來,各個王妃,皇子,公主,大臣,神侍都會到龍翔宮前的龍壇去給皇兄洗禮加皇太子冕。

洗禮已經完成,就剩下加冕了,很簡單,就是神殿祭祀把一頂象征儲王的皇冠戴在亞瑟皇兄頭上。

唯一另我煩惱的是,我長的一點都不傾城,免強算是清秀吧,離普通長相差不了多少,我都懷疑是不是母後親生的,是的,母後,母後是我一切快樂的源泉,是我生活的全部!

“我不要離開母後,不要!”我撲進母後懷里。

後來母後就狠下心把我趕到另一張床,任我拍門哭鬧也不理我,我越哭越傷心,覺得母後不要我了,後來我就哭暈了過去,在母後的門前昏倒了,母後沒聽我的哭聲還以為我去睡了,等她不放心出來看我時嚇的抱住我把我摟在懷里取暖。

“好了好了,不笑我的小乖乖了。”母後終于止住笑,雖然被糗,可我心里還是很高興,母後高興了我就也高興了。

母後說我的性格太軟弱,太像女孩子,就要和我分床誰,我不依,母後就說醉兒大了,要自立了,快成男子漢了,不能再和母後睡了。我還是不分,每天摸著母後的咪咪睡覺已成我的習慣。

說到父皇,我恨他,每當母後說起他時,我知道母後心里就會難過,所以我恨他,而不是因為他從來沒給我一張笑臉,看到我時那雙帶著寒意的眼睛,還有,母後好像從來沒和他睡在一起,我知道別人的父母都是一起睡的,但沒關系,有我就可以了。

“還說不是?”,母後用她那白嫩的纖指點了我一下頭,“偷偷親雯雯的嘴,一直想摸摸你情姨的咪咪,還有,誰在夜里偷偷趁我睡著時亂捏啊?”

“我才不要呢,我只要母後,雯雯,情姨和凌叔就夠了。”說著我繼續把頭埋在母後胸前,像一團棉花。

「妳剛剛說什麼?」湯蓉抓著曉詩的肩膀。

「湯姐,老師、雅茹老師還在下面。」曉詩急哭了。

突然她眼睛一亮。「曉詩,妳看空中那是什麼?好像是金烏,我們趕快去追牠。」

「妳慢慢說,我走到這裡就看到妳下半身埋在砂石裡,我已經把妳挖出來了。」

「好像兩…兩三公尺。」

接著,一個震耳欲聾的龍吟,反覆迴盪於天際之中,差點震破了在場所有人的耳膜。而失去了強韌妖身的煉也毫不例外地摀住耳朵。

這裡是迷霧山谷。

更糟糕的是,現在這副身體的體能根本無法負荷煉的那些強大招式。前進了五十多尺,才剛站到脊龍面前的煉,因為不小心岔了氣,而跌跌撞撞地又往前滾了三圈,正巧滾到脊龍面前。

化身為小紅鳥的焱羽,正站在窗外的枝頭上,看著坐在教室內聊天的兩人,心中一股莫名的不協調感突然湧現。

「大家都聽完注意事項了吧?如果有問題可以舉手請教……接下來我們……」當站在講台上的其中一位教授說到一半……不,是被打斷了。

早在迷迷茫茫間,月兒已將妖氣釋放出來。

聽在辦公室休息的她的導師說,他們現在應該正在第二操場上進行「實戰魔法訓練」的課程。

事實上,小月兒的確猜對了某些部份。煉既沒被校長發現,也沒被什麼大賢者察覺,是被封印了沒錯,但卻沒有被丟到水牢中。

煉回頭一看,是月兒。

當煉站起來時,才發現克里斯特愣愣地站在門口。

這結果讓一人一獸無法接受。

雖然這一切都是以恢復光之神的神力為目的,但卻不知道煉會不會依照闇之神的「安排」行事……

木刀的外緣裂開了。

經過了一整個中午的手續申請,與在校園人氣最高昂的芙蘿娜千金小姐的幫助下,煉終於將一些不必要的選修課給退掉了。

「不!」是一道稚嫩的女音。

「我想,光大人現在應該也差不到哪裡去吧……」墨武很是無奈,只能繼續為自己的上司說些好話。

比起墨武,怒風狼神顯得冷靜多了。由於這些抱怨話語牠聽過不下十次,所以當女神這次「又再度」抱怨時,牠也只是靜靜地繼續閉目養神,自動將他們兩人的對話過濾掉。

也許是因為自己身為半妖,所以煉在內心深處潛藏著自卑。就算受到美女青睞,他也只是微笑帶過,活了二十年,唯一談過的一場戀愛應該是與小櫻的那次吧!不過,不知道那次算不算,因為他們既沒告白,也沒接吻過……

收拾好後,煉便跟著克里斯特往教學樓移動。

真不愧為成年的怒風狼神,蹲下後的高度竟然還能到巨木神樹的樹枝上。

少女睜開雙眼,美眸瞧向在自己不遠處的一頭銀色巨狼。

「結果,我甚至表明了自己的愛意,那傢伙還不曉得有沒有聽進去,每次都嘻皮笑臉的……連我晚上去夜襲他,他都只是摸摸我的頭,叫我早點睡……啊啊啊!氣死了啦!姊姊怎麼會喜歡這種人嘛!」依兒抱怨到最後,似乎真的生氣了。只見她緊咬下唇、滿臉漲紅地說道。

「啊啊……克里斯特同學跟一名陌生美男子走在一塊兒啊!」

敢傷害哥哥……不可原諒!

今天也一如往常,準備前往學校上課。

雖然乍看之下,月兒是處於不利的那一方,但是有眼睛的都能看得出,月兒並不是沒有實力,而是沒有實戰經驗。這點從她越打越順手便能得知。

只要不妨礙上課,家屬是可以旁觀課程進行的。而煉恰巧可以使用「哥哥」的名義進來視察月兒上課的情況。

自從當上劍仙開始,曾幾何時如此狼狽過?連當初四大流派所舉辦的武鬥會都完美勝出的煉,竟然會落得如此地步……可悲啊!

而月兒則是不禁擔憂地猜想,煉會不會是被學院中的長老或校長發現了?半妖的下場月兒心知肚明,也許是被發現後,一堆大賢者將他團團圍住,接著施展奇怪的封印秘法,然後再將被封印後的煉,丟到了昏暗無光的水牢中。

接著,少女不急不徐地走到了煉身前,與脊龍對視著。

將近四十位的學子們,聚集在操場上,觀賞著鐵籠內的那隻紅色龍獸。

但是他們的心情不如往常,從他們低落的情緒以及凝重的表情上就可察覺。

正當脊龍興致盎然地張開大嘴、準備享用大餐時,一道犀利無比的劍氣往自己射來。

袁承志聽見老族長的聲音,有些疑惑,歪著頭想了想,放下手上的肉塊,走到大石頭旁。

沒有多久,夏的叫聲從洞穴外傳來。

抵抗是不可能的,而看領導者臉上那平淡、從容的表情,袁承志暗嘆,該來的還是來了,這群人肯定是西邊部落的人,此時前來,肯定是要吞併自己這個小群落了。

每當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洞穴中,夏就只剩下躺在地上哼哼的力氣,就連想狠瞪袁承志幾眼,都做不到,看他這個樣子,袁承志就覺得好笑。

等待沒有持續多久,在群落最後一群狩獵者回來之後,老族長並沒有要他們反抗,老人知道,自己的群落終究是敵不過西部落的攻擊的,屈服所換得的,說不定是更好的活著,畢竟西部落存在的時間比他們更久,而且也從沒有聽過有過反叛者,這至少能代表領導者不是個殘暴的混蛋。

六年的時間,所有的手勢袁承志都熟悉,甚至反教了整個群落的人新的手勢。

群落的人大多只吃兩餐,狩獵前,以及狩獵後,雖然今天的收穫不多,但存糧雖然不多,一兩天的時間倒還不至於餓著。

雖然還是不懂袁承志的真正意思,老族長還是會意,袁承志說的打架,肯定不是那麼簡單。

袁承志給夏一個笑容,夏是不錯的朋友,有點懦弱,卻十分淳樸,他感覺這小傢伙個性還算不錯……雖然袁承志此時也才六歲。

袁承志雖不知原始人是否能夠製作皮甲,不過,工藝複雜的東西他沒有在群落中見到過,但看這人身上的穿著,雖只是一張簡單包裹住軀幹與下身的褐色皮革,但表面光滑,看得出來經過整形、並且被仔細裁剪修飾過,使得其恰好符合身體大小,並因束得極緊,故不至於對行動造成阻礙,側面看去極為流線,光是這點,很明顯便與其他人身上皮毛完好、十分寬鬆的獸皮裙袍大不相同。

“自!自!”

一個星期過去。

老族長這幾年來,身體大不如前,袁承志曾幫老族長推拿過一次,從此老族長每當身體不適,總是要叫他過來推拿。

“來了!”

为您推荐